首页 > IT业界 > 国内 > 正文

陆奇《连线》访谈录:百度将称雄中国甚至世界AI领域
2017-08-10 17:58:02  凤凰科技  霜叶、扬帆  我要评论()
字号:T|T

陆奇

据《连线》北京时间8月10日报道,一家公司可以拥有世界上最好的技术,拥有最聪明的人才,拥有最酷的产品创意。但是,要对算法进行训练,让人工智能改变我们的城市,就需要数据。也就是说,拥有最多数据的公司将笑到最后。

这就是传奇工程师陆奇去年秋季从微软离职后,今年早些时候出任百度首席运营官的原因。在微软,他是首席执行官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高级助手,帮助制订、实施公司的人工智能战略。很显然,陆奇在太平洋对岸看到了更多机遇:中国网民多达7.31亿——是美国人口总数的近两倍。陆奇说,“中国拥有结构性优势。”

7月26日,陆奇在访问硅谷时独家接受了《连线》采访。在采访中,陆奇有启发性地解释了百度将主导中国人工智能领域的原因。陆奇指出,全球大多数地区与中国的共性多于美国,他认为,这是中国在向全球市场输出人工智能方面最大的优势。确实,目前美国科技巨头在人才方面可能享有优势,但陆奇认为,百度有征服世界的潜力。

《连线》:自你加盟以来,百度进行了重组。作为首席运营官,你在公司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陆奇:我与公司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合作非常密切。我们确保两个人完全同步。我负责研发、销售和营销,因为我希望我们的总体战略是完全同步的,这是其一;其二,我觉得我们都明白公司战略,而且致力于实施公司战略,一个人夯实我们的移动基础,另外一个人负责在人工智能时代保持领先地位。

《连线》:如何描述你们的人工智能战略?

陆奇:我们认为,商业化人工智能系统最好的途径是打造生态链。从本质上说,就是使我们的合作伙伴能更好地加快创新步伐,利用健康、稳定的经济模式,为开发者和合作伙伴构建长期的双赢格局。基础就是百度大脑,与微软和谷歌在美国的人工智能项目相比,它更广泛也更深入,因为它是一个平台。目前,百度大脑包含有60种不同类型的人工智能服务。

我们是明确隔离感知和认知层的首家大公司。感知和认知能力是有关联的,但它们之间存在很大差别,大多数人工智能平台都把它们混在一起。

《连线》:百度有自己的Siri或小娜吗?

陆奇:我们专注于两个平台,把合作伙伴和客户联系在一起。第一个平台我们称之为DuerOS——基于自然语言的对话式人工智能系统,与亚马逊Alexa、Google Now、苹果Siri或微软小娜非常相似,唯一的差别就在于DuerOS领先于其他产品。在中国,DuerOS累积的基于对话的技能多于其他任何类似产品,覆盖10大领域、超过100个细分领域。我们还在打造一个新兴的合作伙伴生态链,因此我们的合作伙伴能为DuerOS开发越来越多的技能。目前,亚马逊在这方面可能超过百度,因为它们在美国有更大的合作伙伴生态链。但是,与大多数公司相比,我们在中国拥有明显的领先优势。

其次,我们在合作伙伴方面是明显的领头羊。目前,DuerOS支持逾100个品牌的家用电器,其中包括冰箱、空调、电视、智能音箱。

《连线》:美国语音技术市场与中国比如何?

陆奇:家庭环境差别很大。因为我们在讨论语音交互,声学环境、噪音模式存在很大不同。Alexa、Echo和小娜是针对美国家庭优化的。在我看来,它们只适合北美,可能还有部分欧洲地区。它们假设,消费者有宽敞的房屋,每套房屋有多个房间。在中国,则完全不是这回事儿。我们的目标客户群,甚至是高收入的年青一代,通常只有60平方米,或者90平方米的房屋。

我们有更好的机会在全球推广DuerOS,因为日本、印度和巴西人的住房与中国而非北美更接近。

百度地图、视频

《连线》:这是你们的差异,相似之处呢?

陆奇:相似之处在于技术。核心技术仍然是语音识别、信号处理、自然语言理解和平台。我们的平台结构,在许多方面与亚马逊非常相似。我认为,亚马逊干得非常漂亮。

《连线》:但你不认为亚马逊的不利条件是后端,在这方面它跟不上谷歌和微软?

陆奇:4年半前我从事小娜的开发,当时我们总是说“亚马逊在技术上落后太多了”,但我后来学会的一件事是,在人工智能竞赛中,更重要的是拥有合适的应用场景和生态链。从技术方面看,谷歌和微软比亚马逊有很大优势。但在目前的人工智能竞争格局中,亚马逊Alexa生态链领先于其他任何竞争对手,原因就在于它找到了合适的应用场景、合适的设备。从本质上来说,Alexa就是一款人工智能优先的设备。

微软和谷歌犯了同样的错误。我们致力于在手机和PC上部署小娜,尤其是手机。在我看来,在可预见的将来,手机将仍然是手指优先、移动优先的设备。我们需要一款人工智能优先的设备来巩固新兴的生态链基础。

生活在中国,人工智能优先意味着什么是显而易见的。它意味着从一开始就以不同方式与技术交互,它必须是语音或图像识别、脸部识别。用户也可以使用屏幕或触摸,但这是次要的交互方式。

百度总部就使用了人脸识别技术。在百度的自动售货机处,消费者可以使用语音或脸购物。我们还在开发一个自助餐厅项目,我们的目标是,在去自助餐厅就餐时,用户可以带着饭菜离开。

《连线》:从技术上说,目前这在许多地方都是可能的,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接受这种技术。

陆奇:这不完全与技术有关,它与环境结构有关——文化、政策体制。这也是我认为人工智能+中国是一个有趣的机遇的原因,中国有着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政策体制和不同的环境。

《连线》:如何看待我们开发的工具的伦理后果?百度和微软看法相同吗?

陆奇:相似。隐私保护对我们来说是最重要的。用户信任我们的技术,这是我们经常谈论的话题。我们将继续追加投资,确保用户在隐私方面会信任我们的服务。例如,语音交互,我们在开发技术,阻止手机执行用户非有意的操作。这是因为,我们知道人们不愿意自己的对话被保存在云服务中,我可能通过手机在客厅中说一些不愿意让外人知道的事。

《连线》:百度今年春季公布了雄心勃勃的自动驾驶汽车项目Apollo,迄今为止已经公布了50家合作项目。为什么要豪赌汽车?

陆奇:如果要开发能获得知识、做出决策并适应环境的数字化智能,就需要开发汽车系统。在自动驾驶系统中,汽车是第一种主要的商业化应用。

就像是目前的手机生态链。手机生态链是最大的硅软件生态链,我认为自动驾驶汽车也将如此。围绕汽车将出现一个更大的生态链,相同的技术——硬件、传感器、芯片、软件——将用来生产工业机器人、家用机器人。我们希望有数以百计的公司和大学参与进来,打造一个非常大的生态链,然后我们可以生产机器人、无人机等自动驾驶系统。因此,我认为,自动驾驶是关键。

《连线》:你现在负责开发Apollo,对吗?

陆奇:作为公司首席运营官,我直接负责这项业务。最近3个多月来,我约40%的时间用于自动驾驶技术方面——与客户、合作伙伴沟通。实际上,从现在的技术水平,到未来能够实现全自动驾驶,自动驾驶的基本技术路径就是其迭代的速度能有多快。

《连线》:迭代的速度取决于什么?

陆奇:本质上就是你能获得多少数据。因为要上路的话,你必须应对不同的道路环境——光线、天气、是否下雨、你的汽车胎压如何。而有了Apollo,我们就能将所有资源结合在一起,尤其是数据资源,从而让大家的驾驶体验更好。

我们还发布了Apollo宣言,它有四个基本原则,每一个都很重要。其一是开放能力。我们向合作伙伴开放自己的能力,包括代码、服务、数据。在这中国非常有效,因为中国汽车行业是一个非常碎片化的市场。这里有超过250家汽车OEM厂商,而不是像美国那样非常集中。这些厂商都不具备完备的深度研发能力。而凭借我们在7月5日发布的代码库,未来即便是一个人也能在三天之内组装一辆可以进行有限自动驾驶的汽车,并启动研发。

第二个原则是共享资源。这方面有两个层次。首先,你可以使用Apollo代码、能力和部分数据集,没有任何附带条件。第二个层次是,你也可以使用百度提供的所有数据,如高清地图、训练数据,但我们也要求你贡献自己的数据。这里有一个关键的原则:你从Apollo生态中获得的,将远远多于你所贡献的。贡献得越多,获得更多。

第三个原则是加速创新。本质上,因为我们能够聚集更多数据,我们的模拟引擎才能够实现更多能力。我们让所有人共同以更快的步伐进行创新。

第四个原则就是持续共赢。百度是最大的榜样。我们将专注于交付高端服务、高价值服务、高清地图、以及安全服务。我们不是与对手竞争,而是要让每家OEM厂商,无论是博世、大陆集团、或英伟达能够做更多事情。这就是为何我们在美国成立了一家子公司,Apollo美国。另外还有Apollo新加坡。新加坡政府的表现就好像在说,“哇喔,快来新加坡吧。我们已经准备好对你们进行投资”。

百度

《连线》:要在中国实现全自动驾驶汽车上路,需要具备哪些条件?

陆奇:长期来看,单靠科技的力量是不够的。让我给你举个简单地例子。比方说某个城市发生了道路事故,警察赶了过来,且周围没有交通标识。然后他或她手写了一份交通标识,规定时速需低于5英里,并把标识挂到了路旁。这就需要技术能够识别这份手稿,并且理解其中的含义,但这种技术还要很长、很长的时间才能实现。

要实现全自动驾驶汽车的上路,你需要新的法规。这是其一。其二是,与我们所有的合作伙伴进行合作,这也是Apollo计划的一部分。实际上,我们发现(Apollo计划)有许多比全自动驾驶更轻松的商业化方式。奥迪A8就是很好的例子。实质上,这款汽车(的自动驾驶功能)就是自动在繁忙的交通中跟着车流走。这种交通情况在北京、上海和旧金山湾区很常见。这时你只需让车自动驾驶,而你可以读书或做其他事情。此外,除了跟随车流,还有很多其他场景可以运用自动驾驶技术。

《连线》:当我们初次见面时,你还在微软。几个月后你离开了微软,然后加盟了百度。原因是什么?

陆奇:我在2016年10月摔断了腿,需要做两次外科手术。现在我和盖茨、纳德拉(微软CEO)的关系仍然很亲密,当我去西雅图的时候,我常常去纳德拉的家中看他。我还拜访了盖茨。我承诺要做他们的私人顾问。

《连线》:2017年似乎是中国AI发展的标志性一年,今年有何重要意义?

陆奇:这是因为技术已经就绪,而AI能够进行商业化的垂直行业数量也达到了一定规模。全球范围来看,我感觉中国和美国有许多机会,来共同推动世界进步。我可能是受到了盖茨的一些影响。他总是说,世界经济眼下实际上就是单引擎经济。美国拥有世界5%的人口,但却创造了24%的经济输出和60%的创新。但这种增长是不可持续的,因为全球有70亿人口。可能有30多亿人过着现代化生活,他们有交通需求、吃加工食品、购买冰箱等电器。但后来这些需求出现了下滑。而其他人口的生活环境则完全不同。我们的工作就是,让每个人都过上现代化的生活。怎么做到这一点?通过更多的创新、更好的增长。真的,中国应该成为第二大创新引擎,盖茨也相信中国会越来越创新,越来越发达,这对全世界来说是件好事。我也相信这一点。

《连线》:当百度几年前开始发力AI时,你们在硅谷成立了一家实验室。但今年春天美国研究人员吴恩达离开百度后,代替他领导百度AI实验室的人是中国人。你觉得中国的AI人才已经追上美国了吗?

陆奇:总体上美国仍然更强,这毋庸置疑。但是中美之间的差距正在迅速缩小,这也是毫无疑问的。现在我在中国已经生活了六个多月,坦白说我读的论文更多了,见的AI开发者也更多了,你能感觉到中国AI人才基础的强大。

可以肯定的是,百度会在中国进行越来越多的AI开发,但同时,我们也将继续投资美国,投资湾区和西雅图。我们刚刚开设了西雅图园区,因为我们收购了一家名叫Kitt.ai的公司。在最顶级AI人才方面,美国仍然更强,而我们希望利用这些人才。

新闻热线:010-68947455

关键词: 陆奇 百度 AI

责任编辑:新闻中心

我要评论

已有 位网友参与评论

科技视界

网站地图

牛华网

| 牛华网 | 盒子 | pcsoft | 论坛

实用工具

关于我们 | 新闻投稿 | 软件发布 | 版权声明 | 意见建议 | 网站地图 | 友情连接 | RSS订阅 | 总编信箱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苏ICP备11016551号-2  苏公网安备 32132202000111号 本站特聘法律顾问:于国富律师

Copyright (C) 1997-2012 newhua.com 牛华网 版权所有